\

刘大櫆 清代桐城派作家刘大櫆:《游三游洞记》原文及翻译

刘大櫆 清代桐城派作家刘大櫆:《游三游洞记》原文及翻译


《游三游洞记》是清代桐城派作家刘大櫆创作的一篇记游散文。

这篇散文第一段,写从夷陵州到三游洞途中的情形。

第二段写三游洞的风景。

第三段,叙说历代名人游洞的情形,交接三游洞得名的由来,阐明本人得以游三游洞的起因。

第四段,阐述人跟物都有“幸”跟“可怜”,阐明三游洞“美妙不过见”的起因,并表现出有限感叹。

这篇散文有记有叙,叙议联合,构造严谨,档次明晰。

上面趣汗青小编就为各人带来具体的先容,一同来看看吧!作品原文出夷陵州治,东南陆行二十里,濒大江之左,所谓下牢之关也。

路狭没有可行,舍舆登舟。

舟行里许,闻水声汤汤,出于两崖之间。

复舍舟登岸,循0仄径波折以上。

穷山之巅,则又自上缒危滑以下。

其下地渐平,有大石覆压当道,乃伛俯径石腹以出。

出则释然平旷,而石洞穹起,高六十馀尺,广可十二丈。

二石柱屹破其口,分为三门,如三楹之室焉。

中室如堂,右室如厨,左室如别馆。

个中一石,乳而下垂,扣之,其声如钟。

而左室外小石突破正方,扣之如磬。

其地石杂以土,撞之则逄逄然鼓音。

背有石如床,可坐,予与二三子浩歌其间,其声轰然,如钟磬助之响者。

下视深溪,水声泠然出地底。

溪之外翠壁千寻,其下有径,薪采者负薪行歌,缕缕没有绝焉。

昔白乐天自江州司马徙为忠州剌史,而元微之适自通州将北还,乐天携其弟知退,与微之会于夷陵,喝酒欢甚,留连没有忍别去,因共游此洞,洞以此三人得名。

厥后欧阳永叔暨黄鲁直二公皆以摈斥流离,接踵而履其地,或为诗文以纪之。

予自顾而嘻,谁摈斥予乎必修谁使予之流离而至于此乎必修偕予而来者,学使陈公之子曰伯思、仲思。

予非陈公,虽欲至此无由,而陈公以守其官未能至,然则其至也,其又有幸有可怜邪必修夫乐天、微之辈,世俗之所谓巨人,能赫然取名位于一时,故凡其脚印所经,皆有以传于后世,而地得因人以显。

若予者,虽其穷幽陟险,与虫鸟之适去适来何异必修虽然,山水之胜,使其生于通都大邑,则好游者踵相接也;顾乃置之于荒遐僻陋之区,美妙不过见,而人亦无以亲炙其光。

呜呼!此岂一人之可怜也哉!”口语译文从夷陵州的州府动身,向东南标的目的走陆路二十里,凑近江的南岸,便是所说的下牢关。

路很窄,走没有了,便下车上船。

坐船走了一里阁下,闻声两崖之间传出“汤汤”的流水声。

于是又下船走陆路,顺着窄窄的巷子波折上山,直至山顶,就又从下面用绳索从高处滑下。

上面的地盘垂垂平了,有一块大石头挡在路中,便弯着腰从石头上面从前。

一进来便见宽阔的平川,有一个石洞隆起,高六十多尺,宽约十二丈。

两根石柱屹破在洞口,把洞口分为三个门,就像三室的屋子一样。

中室像客堂,右室像厨房,左室像接待来宾的居处。

洞中有一块下垂的钟乳石,敲它就会收回像钟声一样的声响。

左室外有一块小石凸起,……

【刘大櫆】桐城派四个代表人物之一刘大櫆的奋斗人生


刘大櫆(1698—1779年),本籍桐城(今枞阳县陈家洲),是桐城派四个代表人物之一。

刘大櫆逝世后,姚鼐有诗凭吊其旧居:“寥寥空宇今罗雀,兀兀荒台古射蛟”,即感叹刘大櫆逝世后,人才稀疏,旧居荒漠。

百世所述,当世则穷在科举途径上,刘大櫆是一个可怜的人。

他16岁到安庆加入秀才测验,即失去吴士玉的赏识。

1725年至1733年,他第一次到北京一住9年,加入科举测验三次,两中副榜。

1734年至1736年,两次去北京加入乡试,均遭免除。

最令人扼腕的是,他加入博学宏词科测验,已考中,而最后被乡亲主考官张廷玉拿下。

此前,刘大櫆曾在桐城张家,为张廷玉的侄子教书一二年。

刘大櫆终身没有得科举之名,而张廷玉也饱受清议。

只管张廷玉预先想补偿,推举刘大櫆加入经学测验,但已于事无补。

刘大櫆被张廷玉免除次年,父亲逝世。

在刘大櫆可怜的人生中,失去吴士玉(官至礼部尚书)的赏识,是他的可怜中的幸事。

吴士玉第一次在安庆见到刘大櫆文章,即以为他的文章非世俗所及。

他吟诗赠刘大櫆云:“生名大櫆其姓刘,意气横绝凌九州。

相逢执礼以刺投,蒙庄滉瀁无谬悠。

间仿韩柳劲以遒,诗赋峭蒨穷雕鎪。

”以为刘大櫆有韩愈、柳宗元之才。

刘大櫆抉择去京城前,因举目无亲,便给吴士玉写信,愿望失去吴先生的照料。

他给吴士玉的信中说:“归于中朝,执绅耆医生之裾而告之曰:桐城刘生者,今之昌黎也。

”阐明吴士玉在京城普遍鼓吹刘大櫆,刘大櫆曾经晓得。

刘大櫆入京后,因经济难题,加上跟他一同赴京赶考、相依为伴的堂弟忽然离世,便盘算离京回家。

吴士玉空心思,延请他为塾师,到本人家中课读后辈,帮他解决生涯用度,激励他安心测验。

刘大櫆有诗赠吴士玉:“公如大匠畜杗桷,追琢岂必皆琳璆。

笑指童子谓可教,逢人说尽桐城刘。

”在刘大櫆多少次科举受挫后,吴士玉仍旧压服刘大櫆,必定能高中。

没有料,吴士玉却在1733年逝世,为刘大櫆崎岖的人生途径再次投下暗影。

事业上,刘大櫆靠教书、入幕为生,以写文取得一点碎银。

他曾到江南、湖北、两浙入幕。

刘大櫆浓髯嘴大,性好饮酒却无酒可喝,偶然幸添末席,他总吟诗留念。

暮年,他得以在徽州任黟县教谕,将就有了波动的生涯。

刘大櫆平生过的都是贫寒生涯,在湖北做幕僚,冬天仍旧穿秋衣。

七十四岁,他因病老去官分开徽州,回枞阳假寓,以懂医跟精力的寻求,活到了八十三岁。

1779年十月初八,刘大櫆在枞阳家中逝世。

姚鼐在祭文中说:“百世所述,当世则穷。

”意义是说,刘大櫆必定会垂馨千祀,前人会述学其诗文,但刘大櫆本人生涯活着上的时分,却处处没有自得,过着到处受阻的清苦生涯。

天夺其子,独与以朋在家庭生涯上,刘大櫆因事业没有顺,而屡遭冲击。

他在京城九年,三个幼儿……


【刘大櫆】清代桐城派作家刘大櫆:《游三游洞记》文章赏析


《游三游洞记》这篇散文作于清代乾隆年间(1736~1795年),详细的创作光阴已无从考据。

是刘大櫆旅游了三游洞之后,写下的一篇纪行。

上面趣汗青小编就为各人带来具体的先容,一同来看看吧!整体赏析这篇散文记述了作者游三游洞的经由跟起因,描述了三游洞清静精美的天然风光,抒发了对于三游洞“美妙不过见”的感叹。

叙议联合,文情并茂,值得研习。

这篇纪行的四个天然段可分为记游与议论两大局部。

第一天然段,先写从夷陵州到三游洞途中的情形,开端坐车,接着搭船,而后步辇儿,旁边还要翻过一个峻峭的山头,再从一块大石头底下哈腰穿过,方能达到;而后归纳综合先容三游洞的情形。

这样写,天然地引出了下文,又为第四段的议论设下伏笔。

第二段,写三游洞的风景。

作者先用由外到内的法子叙说了三游洞三个洞室的外貌,洞中石块没有同的外形跟没有同的音响,以及在洞中放声歌颂给人的高兴感受,而后再从内到外,描述洞下的深溪,溪外的翠壁,翠壁下负薪而歌的樵夫,从环境跟洞貌两个方面,把三游洞的清静精美有声有色地写了进去。

以上两段是记游,是本文的主体局部。

今人说:“叙事有寓理,有寓情,有寓气,有寓识。

无寓,则如偶人矣。

”三、四两段议论,便是点出下面记游所寓的道理。

第三天然段,叙说历代名人游洞的情形,交接三游洞得名的由来,阐明本人得以游三游洞的起因,叙中有议,向第四段过渡。

第四天然段,阐述人跟物都有“幸”跟“可怜”,阐明三游洞没有“生于通都大邑”,而僻处于“荒遐僻陋之区”,故“美妙不过见”,表现出有限感叹,跟扫尾相照应。

文章有记有叙,叙议联合,构造严谨,档次明晰。

散文文笔简炼,能用最简练的言语明晰简要地叙说现实,阐明情理,这是刘大椐“文贵简”主张的详细体现。

好比第一段,“路狭没有可行,舍舆登舟。

舟行里许,闻水声汤汤,出于两崖之间。

复舍舟登岸,循仄径波折以上。

穷山之颠,则又自上缒危滑以下。

其下地渐平,有大石覆压当道,乃伛俯径石腹以出。

寥寥数语,就把往三游洞途中由舆而舟,由水而陆,由下而上,由上而下,由险而夷,由狭而广的繁杂路程,交接得清明白楚。

又如最后一段,只用一个复句,就阐明了三游洞“美妙不过见”的情理,言语也是相称精粹的。

描述风物用笔量也未几却能写得形神俱现。

如“中室如堂,右室如厨,左室如别馆”,只用了十三个字就交接明白了三个石室的没有同特色。

又如“溪之外翠壁千寻,其下有径,薪采者负薪行歌,缕缕没有绝焉”,仅用了四句话,就勾画出三游洞周围精美的天然风光,好像把一幅优美的山川画浮现在人们眼前。

作者在描述三游洞时,不只写它的状态,更次要的仍是写它的声响,这也是本文写景的次要特色。

那下垂的钟乳石,“扣之,其声如钟”;那左室外正中的小石,“扣之如磬”;“其地石杂以土,撞之则逄逄……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天下第一历史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天下第一历史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