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毓贤 极端排外人士 清朝末年著名的酷吏毓贤简介

毓贤 极端排外人士 清朝末年著名的酷吏毓贤简介


毓贤(1842年-1901年2月22日),字佐臣,是清朝末年有名的苛吏跟极其排外人士。

外务府汉军正黄旗,捐监生,纳赀为同知府。

他与刚刚毅的恶行都由于刘鹗的《老残纪行》而记录在汗青中,他们都是“清官若自命不凡、危害比贪污严峻”的代表。

生平阅历监生出生。

清光绪五年(1879年),由选用同知捐纳知府派分山东。

十五年(1889年),署曹州知府。

任职期间,没有分良莠,一以诛戮为事,残暴弹压人平易近的反抗奋斗,颇得下属赏识。

二十一年(1895年)升授山东兖沂曹济道,二十二年补山东按察使,衔命弹压曹县、单县大刀会叛逆。

二十四年(1898年)升山东布政使,同年八月调湖南布政使,十一月署江宁将军。

次年仲春授山东巡抚。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毓贤出任山西巡抚,仍保持仇教排外。

八国联军攻下天津后,毓贤率兵懒王,并随慈禧太后逃往西安。

清廷与八国联军议跟时,联军指毓贤为祸首罪魁。

1900年9月26日,山西巡抚毓贤以被撤职,发配新疆。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2月13日,清廷命令减轻对于“首祸诸臣”之惩办:毓贤即行处死。

圣旨在甘肃追上了毓贤。

22日,毓贤被斩于兰州。

听说李鸿章临终时嘴里还在大骂“毓贤误国”。

毓贤其人虽以残忍著称,但并没有贪污,身后山西另有人建祠堂供奉,但被清当局迫令拆失。

【毓贤】毓贤为什么是一个清官+酷吏的典型 毓贤到底做了哪些事情


1900年8月15日,八国联军打破北京,慈禧太后见势没有妙,遂带领光绪天子及局部王公大臣走神武门西逃窜。

次年七月,清廷与列强签署《辛丑公约》,依据这份没有对等公约的划定,清当局要抵偿列国军费白银4亿五万万两,分三十九年还清,另外还损掉大批的国度主权,给数亿中国人平易近带来繁重的肩负。

公约中列强还要求处理义跟团活动的“罪魁”大臣,这些官员或被斩首,或被撤职。

个中就有时任山西巡抚的毓贤,他是一个清官+苛吏的典范,最后做了这场和平的替罪羊。

义跟团团平易近毓贤,字佐臣,汉军正黄旗人,监生出生。

光绪十五年(1889年),署曹州知府,在任期间,采纳强硬手腕弹压各地大众的反抗奋斗,以善治盗出名,3个月内杀失2000多人(习用打板子、轧杠子、站木笼等严刑惩治匪盗)。

毓贤于1899年升任山东巡抚,此时义跟团活动开端在山东鼓起,并接连打击各地东洋教堂。

毓贤对于义跟团德威并用,先是依清廷诏命对于义跟团进行弹压,杀义跟团领袖陈兆举、朱红灯等。

后又以为其“民意可用”,对于义跟团采纳招安的措施,纵容拳平易近烧教堂、杀教士。

自此,山东义跟拳声势愈张。

但仅仅一年后,清当局在帝国主义的重压之下罢黜毓贤山东巡抚职务,改由袁世凯任山东巡抚。

毓贤离职赴京后,向端王载漪、庄王载勋、大学士刚刚毅等力荐拳平易近可用,获准面见慈禧太后,并被从新升引为山西巡抚。

调任山西之后,毓贤无意应用义跟团来冲击帝国主义权势,他把义跟团引进巡抚衙门,教唆义跟团燃烧教堂及屠戮教平易近。

仅在山西一地,共杀布道士191人、中国教平易近及其家眷子女1万多人,焚毁教堂、病院225所,烧拆屋宇两万余间。

毓贤的所为在失去山西大众鼎力支撑的同时也令列强对于其刻骨仇恨。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时,慈禧太后率光绪帝及局部王公西逃,毓贤率兵懒王,并随慈禧太后逃往西安。

《辛丑公约》签署后,毓贤因是“罪魁”大臣而被慈禧命令撤职发配新疆。

但列强对于这一成果并没有称心,清廷没有得没有命令减轻对于“首祸诸臣”之惩办,毓贤终极在兰州被斩首示众。

听说李鸿章临终时嘴里还在大骂“毓贤误国”。

毓贤其人虽以残忍著称,但并没有贪污,称的上是个清官,身后山西另有人建祠堂供奉。

毓贤死前曾自挽一联:”臣死国,妻妾死臣,夫复奚疑,最难老母九旬,稚女十龄,难免凋伤慈孝治;我杀人,夷狄杀我,亦有何憾。

所愧奉君廿载,历官三省,空嗟孤负圣明恩。

”坊间曾有一言“清官若自命不凡,危害比贪污严峻”,与毓贤最是相符


【毓贤】最令人痛恨的晚清官员毓贤 晚年做了一件事情而给国家带来的祸患


晚晴小说家刘鹗在谈及清官征象时,曾没有无感叹地说道:“清廉人原是最令人拜服的,只有一个性格没有好,他总感到全国都是小人,只他一小我私家是正人。

这个动机最害事的,把全国小事没有知害了几”,“贪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没有知。

盖贪官自知有病,没有敢公开为非;清官则自认为我没有要钱,何所没有可,刚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见《老残纪行》)。

刘鹗以上舆论,是在见识到以“清官”自夸的毓贤、刚刚毅所犯暴行后所发的感叹,没有掉为偏颇。

清官谈话处事但凭着一股所谓的“正气”,而绝少去斟酌长短是曲、权变灵通,由此所造成的恶,有时比普通的赃官贪吏还深。

这种危害甚深的“清官”在汗青上毫不在多数,远自西汉景帝时代的中尉郅都,在近代则有历任山东、山西两省巡抚的毓贤。

那么,这个毓贤到底有多恶呢必修他终极的终局若何必修毓贤与长辈的合影毓贤是外务府汉军正黄旗人,捐监生出生,以捐纳同知府的身份被委派到山东,在苦熬十年后(1889年),才失去署理曹州知府的职位,此时的他曾经47岁,宦途没有是普通的蹉跎、崎岖。

毓贤居官任事并无他能,独一值得赞许之处就是清廉,在各地任职数十载从没有肯贪污一分银钱,而这也成为他借以傲人的资源。

毓贤年近半百才取得署理知府的职位,经常抱有时不再来的心态,很想尽快在政坛上立功破业,而要完成这个目的,唯有采取十分手腕没有可。

以是比及毓贤甫一到任,便以“治盗”为表面,大批捕杀有“响马”嫌疑之人,试图以此来清除境内,发明政绩。

毓贤在任四年间,以屠戮、迫害庶民为能事,由此取得“屠伯”的外号。

毓贤为强迫嫌疑人招供,往往对于他们施用严刑,项目有“打杖条”、“打板子”、“轧杠子”、“跑铁链子”、“跪铁丝网”、“站铁鏊”、“气蛤蟆”等等,但最令人发指的则是“站木笼”。

“站木笼”又称破枷,是极残忍的科罚“站木笼”又称破枷,木笼上端是枷,卡住嫌犯的脖子,使其悬在半空,逼仄的笼中则充满铁钉,而后在监犯脚下垫上多少块砖,似踏非踏。

嫌犯在笼中少有转动,便会被铁钉刺的鲜血淋漓,此时又会抽去若干砖块,让监犯活生生地悬在半空,终极在历尽铁钉刺身的痛楚后,被活活吊死。

毓贤为处分嫌犯,顺便在府衙前配置12个大木笼,天天都有人惨死在外面,气象之残忍令人发指。

毓贤在曹州在任期间,曾创下3个月杀失2000余人的记载,却也取得“善治盗”的名声(“光绪十四年,署曹州,善治盗,没有惮斩戮。

”见《清史稿•传记第二百二十五》),失去下属的青眼,其宦途由此也变得日渐顺遂。

1895年,毓贤升授山东兖沂曹济道,次年又补山东按察使,衔命弹压曹县、单县大刀会叛逆,同样也是流血满地、枕骸遍野。

毓贤将拳平易近编组成团,煽动他们烧教堂、杀洋人当然毓贤的恶没有止于此,他给中国带来最极重繁重的祸害,莫过于在山……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天下第一历史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天下第一历史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