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况周颐 晚清官员、词人况周颐故事,生平简介

况周颐 晚清官员、词人况周颐故事,生平简介


况周颐(1859~1926)晚清官员、词人。

原名周仪,因避宣统帝溥仪讳,更名周颐。

字夔笙,一字揆孙,别名玉梅词人、玉梅词隐,晚号蕙风词隐,人称况古,况今人,室名兰云梦楼,西庐等。

广西临桂(今桂林)人,寄籍湖南宝庆。

光绪五年举人,曾官内阁中书,后入张之洞、端方幕府。

平生致力于词,凡五十年,尤精于词论。

与王鹏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末四各人”。

著有《蕙风词》、《蕙风词话》。

生平况周颐,咸丰九年(1859)玄月月朔日生。

9岁补门生员,11岁中秀才,18岁中拔贡,21岁以优贡生中光绪五年(1879)乡试举人,援例授内阁中书,任会典馆画图处协修、国史馆校对于。

叙劳以知府用,散发浙江。

在京师为官期间,与乡亲王鹏运友善,结词社,旦夕唱跟,钻研词学,人称“王况”,共创临桂词派。

1895年,入两江总督张之洞府,领衔江楚编译官书局总纂。

戊戌变法后,离京南下,掌教常州龙城书院,讲学南京师范私塾,受聘端方幕中,管理金石笔墨。

后充当安徽宁国府盐厘督办。

其间,复执教于武进龙城书院跟南京师范私塾。

平易近国年间居住上海,卖文为生,困窘失意,甚至无米下锅。

曾为刘承干嘉业堂校书。

平易近国十五年(1926)七月十八日卒,年六十八,葬湖州道场山。

词作特点况周颐以词为业余,致力50年,与王鹏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季四各人。

20岁前,词作主“性灵”,“好为侧丽语”,“固无所谓感事”(赵尊岳《蕙风词史》)。

光绪十四年(1888)入京后,与过后词坛名家同里先辈王鹏运同官,以词学相请益,得所谓重、拙、大之说,词格为之一变。

稍尚体魄,词情也较沉郁,如〔齐天乐〕《秋雨》等。

中日甲午(1894)和平时,愤于内奸入侵,写下一些忧国忧民、声情激越的篇什,如〔唐多令〕《甲午诞辰感赋》、〔苏武慢〕《寒夜闻角》、〔水龙吟〕《仲春十八日大雪中作》、〔摸鱼儿〕《咏虫》、〔水龙吟〕“声声只在街南”等,反映“嘶骑还骄,栖鸦难稳”的事实跟“壮怀空付,龙沙万里”的感叹。

有一些作品则是对于清室的兴衰、君臣的酣嬉、深致忧思,如〔三姝媚〕的“红楼依然,玉容歌舞”、〔莺啼序〕的“有恨山河,那能禁泪”等。

辛亥反动后,况周颐与朱孝臧唱跟,受朱影响,严于守律,于词益工,但大都是“祖国”之思,抒写封建遗老情绪。

如〔倾杯〕《丙辰自寿》,以“老圃寒花”自比;〔水调歌头〕《壬戌六月十一日集海日楼为寐叟金婚贺》中,更分明地流露出“指顾光华复旦,仙仗御香深处,比翼更朝天”的复辟空想。

词学主张况周颐尤精词评。

著有《蕙风词话》5卷,325则。

是近代词坛上一部有较大影响的首要著述。

1936年,《艺文》月刊又载《续编》2卷,凡136则,系辑自况氏各类杂著。

1960年,人平易近文学出书社取正续两编为一集,统名《蕙风词话》,与王国维的《世间词话》合刊出书。

况周颐的词学……

【况周颐】况周颐著《蕙风词》,作品选摘【减字浣溪沙】


况周颐(1859~1926),晚清官员、词人。

原名况周仪,因避宣统帝溥仪讳,更名况周颐。

字夔笙,一字揆孙,别名玉梅词人、玉梅词隐,晚号蕙风词隐,人称况古,况今人,室名兰云梦楼,西庐等。

广西临桂(今桂林)人,寄籍湖南宝庆。

况周颐,咸丰九年(1859)玄月月朔日生。

9岁补门生员,11岁中秀才,18岁中拔贡,21岁以优贡生中光绪五年(1879)乡试举人。

平生致力于词,凡五十年,尤精于词论。

与王鹏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末四各人”。

著有《蕙风词》《蕙风词话》。

作品选摘【减字浣溪沙】风雨高楼悄四围,残灯黏壁淡无辉,篆烟犹袅旧屏帏。

已忍寒欺罗袖薄,断无春逐柳棉归,坐深愁极一沾衣。

【减字浣溪沙】一贯温存爱落晖,伤春情眼与愁宜,画栏凭损缕金衣。

渐冷香如人意改,重寻梦亦昔游非,那能时节更芳菲必修【减字浣溪沙·听歌有感】惜起残红泪满衣,他生莫作无情痴,世间无地着相思。

花若再开非故树,云能暂驻亦哀丝,没有成消遣只成悲。

【江南好·咏梅】娉婷甚,没有受点尘侵。

随便影斜都入画,自来香好没有须寻。

人在绮窗深。

【鹧鸪天】如梦如烟忆旧游,听风听雨卧沧洲。

烛消香灺沈沈夜,春也须归况且秋。

书咄咄,索休休,霜天容易白人头。

秋归尚有黄花在,未必清樽没有立愁。

【定风云】未问兰因已怅惘,垂杨东南无情天。

水月镜花终幻迹,博得,半生魂梦与缱绻。

户网游丝浑是罥,被池方锦岂无缘必修为有相思能驻景,消领,逢春难过似昔时。

【唐多令·甲午诞辰感赋】已误百年期,年光光阴能多少时必修揽青铜、漫惜须眉。

试看江潭杨柳色,都没有忍、更依依。

东望阵云迷,边城鼓角悲。

我生初、弧矢作甚必修豪竹哀丝聊复尔,尘海阔,多少男儿。

【曲玉管·忆虎山旧游】两桨春柔,重闉夕远,尊前多少日惊鸿影。

没有道琼箫吹彻,凄感一生。

忍伶俜。

杳杳蘅皋,茫茫桑海,碧城旧事愁重省。

问讯寒山,可有有限伤情必修作钟声。

换尽垂杨,只萦损、海角丝鬓。

那知倦后相如,春来苦恨青青。

楚腰擎。

抵而今消黯,点检青衫红泪,旭日衰草,满目山河,没有见倾城。

【苏武慢·寒夜闻角】愁入云遥,寒禁霜重,红烛泪深人倦。

情高转抑,思往难回,凄咽没有成清变。

风际断时,迢递海角,但闻更点。

枉教人回头,少年丝竹,玉容歌管。

凭作出、百绪悲凉,悲凉惟有,花冷月闲天井。

珠帘绣幕,可有人听必修听也可曾肠断必修除却塞鸿,遮莫城乌,替身惊惯。

料南枝明月,应减红香一半。

【摸鱼儿·咏虫】古墙阴、旭日西下,乱虫萧飒如雨。

西风身世前因在,尽意哀吟何苦必修谁念汝必修向月满花香,底用悲凉语必修清商细谱。

奈金井空寒,红楼自远,没有入玉筝柱必修闲天井,清绝却无尘土,料量长共……


【况周颐】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天下第一历史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天下第一历史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