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思平 梅思平在监狱中的自白书是什么样的 他提出的理由有哪些

梅思平 梅思平在监狱中的自白书是什么样的 他提出的理由有哪些


狱中自白在此沉闷之空气中,汪先生反而立场坚定,决然主张在南京组织公民当局。

过后群众同道会议意见亦颇不合,但汪先生则提出如下之理由:一、跟平活动固已失望,吾辈如为洁身自好起见,出可回头是岸,今后罢休,克日军以我等为俘虏亦属不妨。

但如斯做法,于小我私家或许比拟有益,但于国度、于人平易近、于前方之抗战同道则无所裨益、无所赞助。

吾人既做到如斯田地,则尽可应用环境,转做于抗战有益之工作。

我(汪先生自称)这次进去,日本总认为我与蒋先生唱双簧,认为中国真欲讲和,我没有妨将计就计,借此为金蝉脱壳。

自我等分开重庆、颁发跟平通电之后,日本后方官兵没有明假相,认为跟平真正莅临,均已丢失战意。

即其政军最高政府亦半信半疑,彼为俭省气力计,亦均愿望我之活动能够胜利。

即三数深知黑幕者如影佐祯昭等,在本日固已明知我之活动出路迷茫,然彼为顾全本人位置计,亦皆讳言跟运之失利。

其余没有知黑幕者,如跟知、田尻之类则又与影佐等争功,认为影佐能够失去跟平之门径,彼等亦能够另觅路线.于是自欺互欺,皆认为跟平指日可期,殊没有知后方军士、前方人平易近于跟平鼓吹之下即己消散战意于有形。

我等本日假如清楚宣言跟平活动曾经失利,岂非揭露东洋镜而争[增]强日本军平易近之战意必修我等为自全之计则可,为国度计则没有可。

中国之抗战非国际局势有极大之变动,则没有足以图成功。

故非空费时日没有为功,非缓兵顿敌以老其师,而静待国际局势之变动,别无善策也。

重庆各同道如今正在整顿前方、编训军队,而我等在此覥颜厚面与骄敌相周旋,昼夜以跟平之说羁糜之。

即其没有信,使其狐疑,亦足以挫其锐气。

但我等又没有能以通电、宣言等空文搪塞,必需有所组织,以跟平救国为号令,而后能够与敌人作一、二年甚或三、五年之周旋。

如能迁延数年,使前方能够稍资劳动,即便国际局势无变动,然后方独立之加强,亦能够作恒久之抵御。

故我等组织当局并非与重庆争政权,乃为重庆作掩护,削弱日军之战意而激化其攻势。

即从背面言之,我等在南京组织当局,于重庆之抗战工作固涓滴无所妨碍。

我等既非如共产党之在延安于抗战前方另组当局,捣乱阵线,割裂军政,又没有谋于抗战区内盘踞尺寸之土地,以自树权势。

我等所治理者为业经失守之地盘及人平易近,所争者为敌人曾经吞噬之好处,我等所欲保留者为国度之元气与失守区人平易近之好处,固没有能于前方获得一草一木以附益敌人,故我等在南京组府,岂但于抗战有害,而反于抗战工作有所帮助,亦末可知。

二、从人平易近之好处言之:失守区域如一任敌人之践踏、而无中国当局之维护,则疾苦自必益甚。

各地维持会或因人品没有齐而转为日军作伥而贼害良平易近者,或因力气单薄没有足以资维护者,即维新当局、常设当局其力气亦感菲薄。

假如聚拢各方之力气,在南京组织比拟健全之当局……

【梅思平】



【梅思平】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天下第一历史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天下第一历史 对此不承担责任.